LED商务网

首页 >  站长 / 正文

都封台:写给小站长和穷站长的课程

2020-11-13 都封台:写给小站长和穷站长的课程


文/

我今天和一帮小站长和穷站长来谈谈,你就坐在我对面吧,可以靠得近一点。如果你是富站长,也不妨坐下来听一会儿,也许有些东西,你也用得上。

你不用告诉我,你有多少委屈,多么曲折,现在又是怎么个情况,让我来说一说,看我说得对不对:

我不知道你是谁,来自哪里,现在在哪个角落里,总之,你过得很不好,你的年龄应该在18-22岁上下,你呢,可能正在大学里读书,也许呢,你是初中毕业了没有工作,现在一边在网吧里打工,一边经营着网站;如果你不是在这个年龄段,那么你的年龄就在25岁上下,很少超过27、8岁,你放弃了工作,结束了自己的一些生意,想到网络上来淘金,可以你很不如意,你本来有些钱,结果网络这个无底洞搞得你心累,你也变成穷站长了。

你的情况很特殊,但也很普遍,网络中有1%的人过得非常不错,99%的人随时都可能无奈、沮丧、心累地离开网络。对于富站长,你不要觉得今天靠Google发了点小财,明天靠挂挂马就成了有钱人,你随时都有被打回原形的危险,你逃不掉这种生命的轮回,GOOGLE已经注定是互联网史上站长的最后一根救命草了,如果明天Google突然宣布更改政策或者中止联盟服务,你是气急败坏呢,还是手忙脚乱;而对木马之流的严厉打击,不是不打,而是火侯未到,中国基层的党政系统没有几个是内网,中国经济的基础----那些占最数量最多的中小企业,有几台电脑设防了?一旦被提高到涉及国家安全的高度,成为影响经济民生的重大隐患,那么“打击木马,绝不会手软”,这条流水线上的任何人,也逃不掉最为严厉的法律制裁,给你先提个醒,不要窃喜了,趁早收手吧。

小站长与穷站长

中国的南北之差,工资也天差地别,你即使有工资,那微薄的工资难以让你承担起养家之重;在大学的校园里头,你想去奋斗,但家里有很多的负担,无法承起你的梦想之途;在某一个角落里的某一个不知名的网吧里,你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但还是你还想为自己的网站多干一会儿;你如饥似渴地阅读着那些零碎的建站知识,试图从中找到赢利的方式,你多么想改变自己的一切;你崇拜着那些从乞丐到皇帝、从平民到富翁的传奇故事主人公,他们不是当年也曾落迫潦倒过,他狠狠地去读着他们的故事,从中找到对自己的安慰。

可惜,可惜,还是可惜,你什么也找不到,你学习着人家怎么去赚钱,把Google的广告放得网页上到处都是,好可怜,不是被K掉,就是帐户里那少得可怜的几美元,你恨不得扑上去,把Google的广告狂点上它10000000000000000次,可是,你又怕被K掉。

你看到一篇文章里说用亚交挣钱了,你跑去注册帐号了,然后在你网站上倒腾倒腾,过个一个月,一个注册的,过了两个月,半个注册的……你又看到有人在毒霸上挣钱,你去申请了,可一看人家说在5万名以内,你叹了一口气,关上那个网页吧。终于,又看到落伍上,谁谁跟那儿贴了一张某个联盟的帐号收入截图,你又去申请了,放了广告代码,一天5毛钱,你不知道那原本就是软文!你看着这个联盟,试着那个联盟,试来试去,帐户里还是那可怜的几块钱,有一天,居然会是0.01元!你气得真想把电脑一脚给踹翻,可踹坏了电脑,你就没电脑可用了。

一天、两天、一个月、一年……你就是这样折腾来倒腾去,好不容易帐号里收到一张人民币¥100元,你激动得想要跳起来,你觉得那一天真好,天气好得不得了,心情好得不得了,你似乎感觉到今天能到每一个人都在对你微笑,阳光是多么灿烂,生活是多么美好啊。然后,然后,然后你就再没有收到过钱,你在某个联盟里好不容易有了98块钱,可那个联盟突然跑路了,你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想去站长网上找图王哭诉。

是这样吧?

再谈谈你的网站,你不知道该做什么好,把人家那些网站看来过,看过去,就是定不下自己该做什么,今天看着分类信息网站热火了,赶紧下个程序扔上去,运行了没一个月,又看着下载网站好象不错,删除分类网站,再上新程序,然后就跟那小羊拉屎一样,你弄了一串串,又一串串地网站、频道,可就是不挣钱。

你好无奈,今天去学SEO,明天又试网站推广48法,后天又读人家那些网站怎么赢利的,你就这样看啊看啊,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从你手中滑过去了,你都成了人精了,你什么都懂,什么都看过去了,什么也都试过去了,而且,直到今天,还是在每天看啊,试啊的。

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明确的方向,你天天扒文章,有时扒是手都抬不起来了,你每天数着那些IP,每小时数着那些IP,临睡觉前的那一秒钟数着IP,睁开眼睛的那一秒钟,又去数IP。

命背不能怪社会,对吧!

你好羡慕那些挣了钱的站长,读着他们的文章,你的心情不好,很不好,为什么人家在挣钱,自己就是挣不来钱呢?你很懊恼,服务器支撑不起了,甚至,你只有一个小小的网站,一个几十M的小空间,唉,大叹一口气吧。

你看着那些买卖域名的,好眼热,你看到cn域名降成了一块钱,哇,机会来了,你狠狠的咬咬牙,节衣缩食地省出个100块,买它100个域名,最起码,咱手里还有100个域名呢,只要有一个卖上了好价,就回来了,百分之一的概率总还是有吧!可是,没过多久你又发现了,你想卖掉的域名,孤零零地趴在哪儿,没有人去买他,甚至,连个搭话的都没有!你想不通,真想不通,你不知道自己坠入了一个博傻的游戏之中,玉米的庄家早不知道跑那儿去了,大家都当傻瓜呗,玉米注册商可乐着呢。

每一天,你呆呆地望着电脑,每一天,你做着天降横财的梦,每一天,你充满着希望又在失望中结束那一天。有个风险投资商能给点投资该多好啊。

你不知道把那些VC投资的故事、新闻,看了几百遍、几千遍,还是几万遍,你写了一次又一次的商业计划书,尽管也许文字都不通顺,但你知道,你的计划多么完美,你的想法有多么伟大,只要有人投资,那绝对是比尔盖茨第一,比尔要准备好改名排第二去。你向那些投资商的网站一遍又一遍地发送着邮件,偶尔IDGVC给你回复一句“你的计划,我们会认真审查。”这一句话把你激动个半死,可是,你等了好久好久,再没有任何回音。你并不知道,那就是打发你的,VC原本就是资本主义的产物,把钱投给有钱人,大家更有钱,那可不是针对穷人的。

也许你的情况稍好一点,那些天使投资会议,一个上海的投资会、一个厦门的站长会,知道大棚歌舞吗?你就象那些走穴赶场的一样,只要看到有VC参与的会议,你都要去,咬着牙也要买张门票冲去,没有人知道你是坐着最便宜的火车,挤在角落里或者在车上站了一晚上才熬到会场的。

……
我不想再继续说下去了,这是你,没有错吧!

也许,你的情况会好一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很多的时候,你的心很累,很累,好想躺下去不再醒来。
也许,你曾今挣了一些钱,也过了一段时间有钱的日子,但联盟政策的变动,某个联盟狠K帐号,又将你打回到原形,继续去当小站长、穷站长。

你在网上看到许多离开网络的老站长的故事,见到过他们的名字,他们的网站名称,可是,你再也打不开他们的网站了,他们都已经离去,永远地离开了互联网,也许,躲在电脑屏幕背后的你,正是一个已经离开网络的“老人”。

每个离去的站长,都是心累而去的,几乎每一个离开网络的,都是带着无奈、心累、惆怅而去的,抬起那沉重的腿,离开这里而去。也许,正在读文章的你,会是下一个。

有时侯,你会静静伫立窗前,思考未来;有时候,你栖息在地下室或者狭小的民居;有时候,泡面都是一种奢望,饿着肚子在发愁这一顿该么办;有时候,你的泪水沾湿了枕巾,你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心中很是惆怅;有时候,你咒骂老天,为什么上天待你这样的不公;有时候,看着别人带着漂亮的女友,你心中不由地感慨;有时候,你想去死,为什么活着这么艰难;有时候,你沉默寡言,甚至连嘴都不想张开,一个人独自地站立在夜空之下,想让脑子静静;有时候,你不愿再听到父母的责备,为了梦想的追逐和现实的残酷,你真想离家一走了之,永远都不再回来……

为什么,你的梦一直都无法实现,
为什么,你努力的一切都充满艰难,
为什么,机会总也不会垂青于你,
为什么,你总是那么无奈与孤独。

无奈,有时夹杂着泪水,
一天比一天心情更为沉重,
你真想让泪水涌出,但又在强忍,
努力了那么多,似乎都是白费,白费!

小站长,穷站长,穷站长,小站长,
为什么命这么苦,
为什么难以得到一丝的安慰,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谁能告诉你答案?
有泪就让它去流吧,
用泪水去把所有的沮丧洗去,
让痛苦的内心去释放……

现在先不要往下去读了,去释放那份郁闷、苦闷与无奈吧,让心静一下。

这是命吗?你的命为什么要这样苦?
这绝不是命!成功有道,自有天数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