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D商务网

首页 >  历史 / 正文

郑渝川|改变历史的“毒枪手”

2020-11-03 郑渝川|改变历史的“毒枪手”


文/

  • 最新
  • 精选
  • 区块链
  • 汽车
  • 创意科技
  • 媒体达人
  • 电影音乐
  • 娱乐休闲
  • 生活旅行
  • 学习工具
  • 历史读书
  • 金融理财
  • 美食菜谱

郑渝川 | 改变历史的“毒枪手”

经略网刊 经略网刊 2020-09-02

BOOK 1


《毒枪手:慕尼黑的秘密间谍》






作者:(美)沙希利·浦洛基

译者:李燕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甲骨文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8月






BOOK 2


《欧洲之门:乌克兰2000年史》






作者:(美)沙希利·浦洛基

译者:曾毅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日期:2019年4月


改变历史的“毒枪手”


      1961年8月12日,柏林墙即将开建的几个小时前,一位名叫斯塔申斯基的克格勃特工,本来是到柏林来查看自己早夭的儿子并参加葬礼,却抓住了这个宝贵的机会,趁克格勃的看管放松之际,叛逃到了西方。


      这是一连串的偶然事件交叠,所创造的叛逃“良机”。如果斯塔申斯基的行动再晚几小时,柏林墙就会阻挡他的行动。而柏林墙的开建,又与赫鲁晓夫和肯尼迪的意志碰撞有关。斯塔申斯基之所以获准到柏林,其实还与赫鲁晓夫时期苏联高层尤其是克格勃高层的人事动荡有关。斯塔申斯基太重要了,不止一个克格勃官员提出过必须让前者呆在莫斯科,不能许可其前去柏林,但这些反对意见都没有被接纳。



      斯塔申斯基究竟做了什么?简单来说,他作为克格勃特工,在联邦德国暗杀过乌克兰民族主义组织的领导人。


      在他叛逃后,克格勃有组织的在西方国家、第三世界国家开展暗杀的内幕曝光,迫使苏联方面不得不对此作出调整,虽然没有从根本上停止境外暗杀,却不再像之前那样随心所欲。同样,斯塔申斯基的故事也激发了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立法机关、司法部门对于情报组织的境外活动增强监督,美国的情报部门也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像上门送个外卖那样,随便灭口。当然,美国、俄罗斯、以色列仍然经常被指控组织或参与了某些政治暗杀。


      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来接连曝出俄罗斯疑似暗杀叛逃人士的事件,甚至引发西方国家和俄罗斯对立,推动新的制裁出台的原因所在。


      斯塔申斯基的叛逃,这样一个小人物的异动,改变了苏联上层的权力格局:克格勃主管亚历山大·谢列平被迫下台,此人曾图谋取代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



俄乌恩怨导致的悲剧



      那么,为什么斯塔申斯基要被安排去暗杀乌克兰的民族主义组织的领导人呢?


      哈佛大学乌克兰史教授兼乌克兰研究所所长沙希利·浦洛基在《欧洲之门》一书中深入解读了乌克兰与俄罗斯(前苏联)的历史恩怨。克里米亚汗国脱胎于金帐汗国,在18世纪晚期被俄国吞并,与之同时,俄国当时也巩固了对今天的乌克兰的统治,建立起“新俄罗斯”省份。自此,从近代的历任沙皇,再到今天的俄罗斯政治精英,都坚持认为,乌克兰民族只是俄罗斯民族中的一部分,只能算是“小俄罗斯人”。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联邦重新致力于俄罗斯民族的建构,致力于“创造一个单一而非分散的俄罗斯族,并以俄语及俄罗斯文化为基础联合各东斯拉夫民族”。


      但乌克兰人不这么看。19世纪就有了乌克兰民族建构的政治、社会和文化运动,将乌克兰语和乌克兰文化视为核心。俄国二月革命爆发后,不仅俄国的前线部队几乎陷入瘫痪崩溃,而且乌克兰等地区也看到了走向独立的机会。在列宁改善了布尔什维克的民族政策,再加上当时的乌克兰民族主义政治领导人犯错不断(诸如清算犹太人)之火,乌克兰被重新整合进入了苏联的体系。


      斯大林主政的前期和中期(即20世纪20年代后期至二战结束),乌克兰从之前的“欧洲粮仓”,变成苏联的兵工厂。斯大林令人惊讶的忽略了包括乌克兰在内,多个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农业生产问题,这使得乌克兰等加盟共和国面临着粮食无法自足的危机,还曾爆发严重饥荒。苏德战争期间,因斯大林推行的集体农庄政策及其他不得人心的农业政策,乌克兰居民竞相投靠德军,却没有想到,希特勒对于乌克兰民族和居民的定义,完全是带有灭绝性企图的。


      乌克兰最激进的民族主义者组织班德拉派的领导人斯捷潘·班德拉被关进了集中营。班德拉获释后,组织部队同时与德军和苏军作战。二战结束后,乌克兰民族主义组织的游击抵抗还在继续,但整体上已经显露出难以挽回的颓势。而当时与游击队对峙的乌克兰最高领导人正是赫鲁晓夫。


      斯捷潘·班德拉

二战期间“乌克兰民族主义组织”的领袖


      赫鲁晓夫对班德拉恨之入骨。但后者已经逃到了苏联及其盟友国家控制范围以外。虽然班德拉在20世纪50年代以后,其实已经无法扭转苏联加深对于乌克兰的整合的态势,但其存在就被认为是对赫鲁晓夫等苏联领导人的侮辱。


“毒枪手”的华丽演出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甲骨文文化近日引进出版了沙希利·浦洛基所著的《毒枪手:慕尼黑的秘密间谍》一书。这本书相当全面的展现了斯塔申斯基叛逃案的来龙去脉。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斯塔申斯基成长的村落环境,其实就是最典型的乌克兰农村,村民普遍同情乌克兰民族主义者;斯塔申斯基的父母和姐姐甚至都在偷偷庇护那些民族主义游击队员——她们不会想到,自己的儿子(弟弟)会最终成为杀掉游击队精神领袖的那个人。


      斯塔申斯基被克格勃的基层组织盯上了,被威胁如果不加入后者,则会处理前者的父母和姐姐。这种政治威胁并没有建立在政治认同之上,也谈不上给予了多么丰厚的利益。所以,在斯塔申斯基日后有能力脱离克格勃的控制的情况下,其作出叛逃的选择就不再令人惊讶。


      斯塔申斯基加入克格勃下属的一个特殊部门,进行训练。这个部门基本上是从乌克兰民族主义组织的叛变分子中选取的,文化程度很低,所以读过大学的斯塔申斯基很快就脱颖而出。经过专门的摄影、驾驶、射击等课程的培训,他以假身份被派到了德国,先是在柏林,后来去了慕尼黑,监视在当地活动的乌克兰民族主义组织的流亡成员。


      1957年9月,斯塔申斯基领到了一款新式的杀人武器:简单来说就是装有毒液的枪,在扣发后,会让受害者吸入后迅速死亡,毒药蒸发后几乎完全消失,没有任何痕迹。《毒枪手:慕尼黑的秘密间谍》清楚的描写了斯塔申斯基对于使用这款武器所感到的抵触,他甚至不情愿在用这把枪杀死一只小狗的实验中扣动扳机。但在上司的强令下,斯塔申斯基仍然遵命击杀了居住在慕尼黑的乌克兰民族主义组织的温和派代表里贝特——里贝特与稍后被斯塔申斯基杀害的班德拉有着很深的矛盾。杀死里贝特,克格勃的如意算盘是挑起乌克兰民族主义组织的内斗。击杀完成后,包括里贝特的遗孀在内,人们并没有发现里贝特是被人毒杀的。


      在那之后,班德拉遇害。很多人怀疑他死于毒杀,却没有猜到正确的毒杀方式:人们怀疑乌克兰民族主义组织在德国的分支已经被克格勃渗透,以在食物下毒的方式让班德拉丢了性命。这样一次完美的刺杀,使得赫鲁晓夫领导下的苏共最高层,授予斯塔申斯基以红旗勋章。


红旗勋章


      斯塔申斯基为什么会叛逃?正如《毒枪手:慕尼黑的秘密间谍》书中所谈到的那样,这位被克格勃训练为高效杀手的人,其实对于苏联的政治认同度很低;他本人因为恐惧而被胁迫加入克格勃,从事的又是其本人十分抵触的暗杀。所以当他邂逅了德国女孩英格,并坚持要跟对方结婚,克格勃各级组织都明确都表示予以反对,但斯塔申斯基不惜申诉到克格勃的最高领导那里,最终达成了目的。


      斯塔申斯基被动的接受着克格勃对他个人的安排,但英格本人对于苏联的排斥则带有主动性。两人结为夫妇,生活在莫斯科,不得不忍受生活用品短缺等状况。克格勃不相信任何人,哪怕是内部成员,哪怕是立有大功的成员。而斯塔申斯基夫妇对于住所被窃听所生发的排斥,特别是夫妇私下一些不恰当言论可能引发灭顶之灾的恐惧,最终催生了叛逃。





编辑:郭雅颂


    前往看一看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我知道了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

    确定删除回复吗?

    取消 删除

      知道了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经略网刊 微信二维码

      经略网刊 微信二维码

      经略网刊 最新文章

      郑渝川 | 改变历史的“毒枪手”  2020-09-02

      欧树军 | 大转型时代的思想者  2020-09-01

      欧树军 | 美国社会心态的新与旧  2020-08-31

      网络法新书丨算法的优美与丑陋  2020-08-31

      172期 | 赫勒/反公地悲剧:从马克思到市场转型中的财产  2020-08-30

      欧树军 | 国家间竞争与中国发展战略转型  2020-08-28

      贺雪峰 | 要警惕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的内卷化  2020-08-25

      “工业党”网络文学的文化自觉与未来展望  2020-08-24

      “百年变局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系列研讨会 | 美国世纪的终结与百年未有变局  2020-08-23

      啤酒馆政变:希特勒的拙劣设计和高超演出  2020-08-23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 document.write(''); })();


      网站分类